张朝阳的痛苦与幸福

张朝阳的痛苦与幸福

哥哥张朝阳在美国读到博士,创建搜狐,在名利成功中迷失了,得了严重的抑郁症,非常痛苦。弟弟果义法师毕业于西北大学,在法门寺修行有得。张朝阳最后还是在佛法的帮助下,闭关一年,解决了抑郁症,更悟到了人生……

 

“钱多不是幸福的保证,钱多少跟幸福没关系。我这么有钱,却这么痛苦。”在杨澜访谈录《一个成功者的告白——张朝阳的精神危机》中,张朝阳如是说。

 

什么原理呢?圣贤的智慧告诉我们:心是无形的、无限的,钱是有形的、有限的,怎么能用有形有限的钱填满无形无限的心呢?金钱是属于物质世界的,幸福是属于精神世界的,怎么能用物质世界代替精神世界呢?

 

怎么操作呢?很简单,把有限的生命和有限的金钱,全部投入到无限的生命价值和无限生命意义中去,用有形有限的物质世界,建造无形无限的精神世界。也就是说,人,要想幸福,不是拥有知识、权利和金钱,而是找到坚定的信仰,在信仰中觉醒、觉悟,然后自然呈现生命美好、价值、喜悦和幸福!

 

“我觉得我出问题了,我是真的什么都有,但是我居然这么痛苦。幸福跟钱的多少真的是没关系。”经过一年多的“闭关”,搜狐董事局主席张朝阳在接受《杨澜访谈录》专访时,首次披露内心的精神危机。

 

2012年中国互联网行业群雄逐鹿、硝烟四起,然而正在行业争夺的激烈时刻,“互联网老兵”张朝阳却远离企业管理和公众视线长达一年之久。

 

2013年1月,张朝阳重新在公众视野中露面,他在一条微博中说:“闭关一年多,重新进入地球,发现三件事,1.人人都在用微信。2.人人都在说好声音以及梁博等对我来说陌生的名字。3.好像是开了十八大,民心从骂街和用脚投票变成了建设性和拭目以待,改革开放好像又时髦了。”

 

  媒体追捧让我膨胀

 

张朝阳用“悲催”来形容他的2012年,他焦虑、抑郁,精神上常常处于一种外人无法理解的恐惧之中。

 

“脑子里总是有某些虚妄的想法赶不走,这些想法非常恐怖。”张朝阳说,以前用脑过度,导致脑子出现一些死循环,对与人交往产生了某种恐惧。这些恐惧没有办法描述,难以言说。

 

在他看来,早年成功之后不断被媒体、周围人追捧,导致了对自我的成功管理出现问题。“成功者往往什么东西都必须按照自己的意图走,我变得更加完美主义者,想要控制事情的结果,甚至认为我可以活到150岁。”

 

“大约2年前开始,我觉得我出问题了,怎么可以这样想,而且自己没办法克服。这导致我工作时总是出于忐忑不安的状态,因此我跟团队说我不能工作了,必须去解决我的问题。”张朝阳透露,他曾尝试去美国找心理医生、大量阅读心理精神类书籍,同时尝试在东方哲学中寻找自己焦虑的原因。

 

张朝阳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用“有钱又有名的第一人”来形容自己。他认为,自己有钱而且是阳光财富,又受过良好的教育,处于新兴产业,是将互联网带进中国的第一人,受到大量的媒体吹捧,滋养了虚荣和自我的膨胀。“表面上我还很谦和,但实际上我非常地傲慢。”

 

张朝阳年近半百却一直没有结婚生子,这让他感到更加孤独。他说,“我并不抵触婚姻,也不是不喜欢小孩,只不过是因为名气越来越大,突然发现我不用结婚了。不过,我已经开始改变,不会再试图抵触传统的习俗。”

 

  钱多少跟幸福没关系

 

谈到自己的事业,张朝阳用“备受煎熬”来形容这些年的经历。他回忆说,从1996年融资时就非常困难,四处奔走。1999年,新浪崛起,迅速超越搜狐,当时董事会不信任他,随时可能会换CEO。2000年,新浪成功上市,搜狐还遥遥无期,直到上市的最后关头还差点没上去。

 

“在与董事会复杂的斗争中,我学会了权术,从一个学生变成了对利益关系有清醒认识的人。我的生活充满了竞争、危机和压力,远非外人所见的风光和得意,其中的坚信和孤独只有一个人默默承受。”张朝阳说。

 

张朝阳用李彦宏举例,百度要融资时可以用搜狐的成功做为例子,因此李彦宏的投资人都允许他先不赚钱,把搜索做好后再盈利,而搜狐当时的投资人不懂互联网,对盈利特别看重,导致搜狐只能“哪有商业模式去哪”。

 

张朝阳总结说,闭关结束后有三个变化,接地气、谦卑、幸福观。“以前我曾认为别人接近我都是有目的的,很少理睬那些主动接近我的人。现在我彻底变了,生命中每一分钟都是很有意义的,那一时刻遇到那个人跟你说话,一定是有意义的,他也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。”

 

“以前我曾经认为,越有钱,越有名气,就越幸福。但是经过这两年的闭关,我认为钱多不是幸福的保证,钱多少跟幸福没关系。我这么有钱,却这么痛苦。越有钱、越成功如果没有管理好自己,往往更容易让你陷入精神的痛苦。”张朝阳最后说。

 

  张朝阳弟弟——果义法师自述

 

张朝阳对弟弟果义法师说:

 

“如果你不出家,在这里的也许就是我,也许有一天我们会殊途同归的。”

 

“我们家是注定要出修行人的。我是1968年出生在西安市东郊的一家兵工厂,俗名张雷。我的父母亲都是五、六十年代西安医学院的本科生,父亲是厂里附属医院的副院长,母亲是儿科医生。我在家行三,老大叫张朝阳,在美国拿到物理学博士后,回国创办了搜狐公司;姐姐叫张静,也是在美国留学海归的,现在是北京一家科技公司的总裁,资产超亿,老幺叫张涛,在北京从事房地产开发,事业发展也很顺利。

 

我的父亲性格温和,老实善良,在当地人称“张大善人”,家里的一切内务外交都是母亲做主。在我的印象中,我的父亲从没有向我们发过火,母亲要打我们的时候,我们总是躲到爸爸的身后。附近要是有人生了病,只要找到我爸,不论是白天黑夜,父亲总是背着药箱随喊随到,有些家庭困难的,父亲就免费给他们发药,回来后自己把钱补贴上。

 

在我的印象中,老大朝阳小时候总爱玩和尚道士的游戏,经常和我们讲唐僧取经的故事,在朝阳的内心深处有一种深深的宗教情结。今年(2011)5月27日,他来法门寺看我时说:‘如果你不出家,在这里的也许就是我,也许有一天我们会殊途同归的。’姐姐和小弟也都有着浓郁的宗教感情,每次来到法门寺,总是从我这里带回去很多的佛书。”

 

问:“你出家近二十年来,有些什么感触?”

 

果义法师:“佛法是真实不虚的,如果你的修行非常精进,达到一定的境界,你的人生烦恼和种种世间的疑虑都会消除。我是西北大学毕业的,在大学期间就开始接触佛法,并拜了西安著名的禅宗寺院卧龙寺静一禅师为师。当时我也有种种疑虑,我是学科学的,并不迷信,凡事都喜欢探索个究竟,毕业后我分配在西安的一家科研单位,工作环境非常好,如果我不出家,继续深造读个博士是没问题的。

 

“有一天静一恩师告诉我,他要去云南鸡足山闭关,我就这样跟着他告别了尘世,踏上了一条崭新的人生之路。随着岁月的流逝,通过闻思修的不断沉淀,我过去的种种疑惑都渐渐消失……”

张朝阳的痛苦与幸福

左起第三:果义法师、张朝阳(中间)

首页道理 › 张朝阳的痛苦与幸福

上一篇:

下一篇: